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我的同性恋妹妹

我的同性恋妹妹

时间:2018-01-14 卡一声,家里大门被打开。
「欸!回来啦」一个相貌略惨白的男子坐在客厅看着电视一边喊道。
「恩」声音的主人是个一头短髮上衣穿略紧的T恤,牛仔热裤穿着一双x牌板
鞋的女生,手上提了一袋吃的喝的。
「小语怎么啦?」男子看着愁眉苦脸坐在旁边沙发的女生。
「唉女朋友跟人跑了呗」小语说着塑胶袋朝桌上一放,腿一盘,男子关了电视,认真地倾听。
「千翔,我就问问我哪里不好了,你从小跟我一起长大,说说看」小雨从塑胶袋拿出一个7-11卖的调酒–蓝色夏威夷。
小语是千翔的小一岁表妹,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很要好,小阿姨跟姨丈都在大公司上班,很少回家,在千翔妈妈和小阿姨商量之下,小语就搬出跟千翔和千翔妈妈一起住。
唉,不是每个同性恋情侣都能承受异样的眼光阿,千翔想着,但还是说「那个女生不懂你啦!」
眼光瞄向小语那双洁白的腿,由于热裤的挤压整个大腿勒出了诱惑的弧度,根部隐隐约约能看到黑色的内裤,T恤上面是个小猫,36D的胸围让那只猫看起来有些发福。
小语当同性恋可真浪费啊,不过她是表妹啊,怎么可以有那种想法。
小语打开蓝色夏威夷摇了一下,一口乾掉,没有说话,呼吸越来越重居然哭了起来。
千翔一愣,叹了口气,揽过小语的身体轻轻地抱住她
不得不说小语真的很美,洁白无虾的五官,一双纯真的大眼睛,任何人看了都会生起怜惜之意想要保护她,可惜这样的女生居然是同性恋,千翔又是一叹。
「呜呜……呜……呜」小语抽抽噎噎伸出一只拿从塑胶袋又拿出了一个蓝色夏威夷
千翔这时候才注意到,这表妹居然买了十来罐。
「语妹阿别哭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千翔看着小语一口气喝掉蓝色夏威夷,暗暗嘀咕拿来安慰失恋男生的话自己拿来对女生讲……。
「看开点,别喝那么快啊」千翔看着小语居然一口气拿了两罐要喝想要阻止
不料太大力撞上小语的手,蓝色夏威夷倒在小语的T恤上……。
小语顿时哭得更大声了。
千翔慌张地抽了卫生纸想要擦酒液,目光移回小语的T恤的时候不禁一愣,蓝色夏威夷的蓝柑橘和凤梨汁在T恤渲染开来,里面的白色胸罩若隐若现,在酒液的衬托下显得那么诱人。
「哥,连你都欺负我」小语发现了千翔眼神不对,又羞又愠站起来走进房间想换衣服。
千翔脸一红,看着小语的背影说不出话,视角往下飘发现小语热裤紧紧包覆的屁股蛋像似快要崩出来似的,千翔想起了外婆说过以后娶老婆就要娶屁股大的,那样才生的多,想到这里,胯下不禁一热,再往下看那双腿,没有一丝赘肉,如果穿上丝袜和高跟鞋将是何等蕩人心魄。
啪,小语房间的门被重重关上。
千翔叹了一口气,拿过遥控器打开电视,整个脑海里都是小语美丽胴体。
也不知道看了多久,客厅的电话响起,千翔接了起来。
「小翔啊,今天就不回去了,公司要加班,晚上直接睡这儿了」千翔妈妈的声音从另外一头传来。
「好的妈。」千翔妈虽然没有小语妈妈常常不回家,却常加班,千翔也是习惯了
挂上电话,不知道小语好点了没,千翔想着走向小语房间。
千翔敲了敲门「小语你东西还吃不,不吃我先放冰箱啰?」
门打开,小语双眼略红,眼角还有一颗泪珠,脸庞的泪痕让千翔心中难受。
「哥……」
千翔抱起小语走进房间到床边坐下。
「语妹,我不管其他人怎么对妳,但哥哥我永远都会在你难过的时候陪你,好吗?别哭了」千翔摸了摸小语的头
小语靠在千翔颈肩,头低着不知道在想甚么
「哥……」
「恩?」
「如果以后我都没人要怎么办?」
「那我就娶妳,照顾妳一辈子」千翔豪不犹豫,并暗暗腹绯,除非天下人都瞎了谁不要妳!」
「噗,哥我们是亲戚耶。」小语脸红着抬起头看着千翔笑了起来。
千翔一震,脑袋一条名为理智的线断掉,看着绝美的娇颜,脑袋一热就吻了上去。
「唔……」小语挣扎几下未果,也就由着千翔了。
小语感到屁股下有热热烫烫的东西,虽然是同性恋,但对那种事也不是一无所知,小语知道那是表哥的阴茎。
良久,唇分。
「小语我喜欢妳。」千翔看着小语。
小语红着脸咬着下唇,神色複杂「哥,我喜欢女生的」貌似又想到自己女朋友跟别人跑了,心中又是一酸,泪珠又开始在眼眶打转。
千翔心中一叹,找着小语的唇又吻了上去。
「唔…..哥不要」千翔的舌头越来越狂野,趁着小语说话钻进嘴里捲住了丁香小舌。
小语心中一蕩,千翔阳刚的男子气息让小语身体是越来越软,脑袋昏昏忽忽的
一只大手钻进了小语的衣服滑上了腰肢,轻轻地抚摸着,小语的腰非常纤细,肌肤就像丝绸一样滑顺。
千翔闻着小语的体味略为混合了蓝柑橘和凤梨的味道,胯下的阴茎越来越硬
一只手按捺不住,攀上了高耸的双峰,大拇指找上了乳头,或搓或按或画圆。
小语嘤咛一声,这时候也不知道要挣扎还是顺从了。
千翔轻轻地把小语放在了床上,看着脸颊潮红的小语,煞是可爱。
「小语,可以吗」千翔看着小语明亮的大眼,心中也是打鼓。
小语也不是小孩子了,自然知道这话问得是什么「哥,你真的喜欢我?」
「嗯,其实,小语一直都是我的性幻想对象呢!」千翔凑近了小语的耳边,轻轻地说道,语毕,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小语的耳垂。
小语颤抖了一下,媚眼如丝「讨厌!嗯,那来吧」声音有如蚊吶。
「欸?我可爱的小表妹刚刚说什么啊?」千翔狭促地看着小语。
「哥,你好坏……唔。」
千翔一个唇凑下来,舌头捲住了小语的舌头,疯狂的交缠着,一只手捧着小语的脸,一只手却寻上了那神秘的花园,轻轻地在耻丘上抚摸着。
「阿!」小语惊呼。
千翔的唇离开了小语的嘴,开始向下游移。
首先是下巴,舌尖慢慢舔向脖子、锁骨。
这锁骨多么的性感,千翔讚叹着。
终于来到那饱满浑圆的双峰,满鼻腔的蓝柑橘和凤梨味道再度刺激了千翔的性慾,解下了胸罩往旁边一丢却不脱衣服,看着小语胸前的微凸也是种诱惑。
隔着衣服用舌尖挑逗着乳头,千翔赶到小语的鼻息越来越重,于是一口含住了嫣红,又舔又轻咬,乳头变得越来越坚挺,千翔吸允着一边想,这真是上帝最美的杰作。
之前捧着小语的手,早已来到了小语的另一点嫣红,用大拇指搓揉并用手掌揉捏着。
千翔看着两点嫣红,不禁一丝得意,这可是自己表妹的胸部阿,现在居然在我手里肆意玩弄。
千翔有点急了,开始脱小语的热裤,看到热裤下的黑色蕾丝内裤,千翔只感到自己脑袋快要爆掉了,不管是上面的还是下面的。
千翔隔着内裤轻轻含住了一点小凸起。
开始吸舔着并用舌头逗弄、搓揉。
「阿!阿!那裏……喔」小语大感羞耻,但更多是触电般的感觉从下体传来,双腿忍不住夹住了千翔的头。
千翔知道阴蒂其实就相当于男生的阴茎,只是女生的性器官并不往那发育,但阴蒂的敏感度不会输龟头。
千翔把一只手指伸进了,那神秘的小穴,轻轻地插着。
突然小语双腿上传来一阵颤抖,小穴轻微的收缩着,大片淫水从里面流出,千翔笑了笑,自己的表妹可真敏感居然高潮了,用手掌捲了一大片淫水。
「小语妳看,这是什么?」千翔在小语眼前挥着手。
小语咬牙,脸上有高潮过的潮红「哥,我想要。」
「想要什么?」千翔莞尔,却迅速了脱下了裤子,他知道刚高潮的小语还正处敏感期,机不可失。
千翔狰狞的阴茎从内裤里弹了出来,龟头早已成了铁青色,马眼略为流出了一点尿道前腺液,长度有16cm约快5cm的宽度,也算得上天赋异”柄”。
阴茎缓缓的摩擦起小语的阴蒂。
「哥!快点插我」小语已经顾不得什么矜持了,只觉满满的慾望佔满了脑海
千翔对準了洞口,慢慢插了进去,马上感到有什么东西挡住了,千翔那是一个兴奋,自己的表妹居然还是处女呢。
今天这个处女就要被自己给破了,抱住小语腰身一挺,整根阴茎几乎全插入了
「阿,哥、哥好痛哦」小语眼眶有着一丝泪珠,千翔轻轻的吻了吻小语的唇还有脸庞以及那颗让他心疼的眼泪「很快就不痛了。」
「还痛吗?」
「好像不痛了,哥你开始…..动吧」小语脸红着
感受着身下阴茎传来的紧緻包覆感和龟头酥爽感。
千翔一片火热。
「喔!哥!阿阿阿!」
「小语、小语我要你给我生好多孩子!

千翔直插到底顶到了什么。
「喔!哥顶到了!」
千翔的阴茎在小语的肉穴里进出。
虽然不快,但千翔刻意非常大力的撞击,同时震动了阴蒂,小腹和小语的耻丘也贴在一起摩擦
「哥、哥!要去了要去了」小语脸颊潮红,全身紧绷。
千翔感到一股液体喷射到马眼上。
千翔一丝低吼,憋气,把小语双腿往下压,小腿微微弓起,开始迅速的插抽。
「哥!快干死我了」小语肉穴的快感一波波的袭上来,只觉得快要昏过去了。
「小语,你看,我的大阴茎正在抽插着你的肉穴哦」千翔淫蕩的低吼。
啪即啪即啪即,淫水和撞击声交织再一起,谱成淫蕩的乐曲。
声音的刺激加上视觉刺激还有下体的感官刺激,小语又是一阵颤抖。
「哥!好粗好大,小语好喜欢」小语双眼迷濛、唇齿微张,又是一次高潮
千翔感到热液浇在马眼上,精关也是憋不住了。
「小语我要射了!!」
「哥!不要!会有小孩的!喔!阿阿!不要!不是安全期!」
「我要射满妳的小穴,给我生好多好多孩子」千翔说着这句淫糜的话,精关喷涌而出。
小语只觉得整个肚子都烧起来似的。
呼呼呼,两个人重重的喘息着。
「小语,我爱妳!」
小语咬着下唇别过头。
千翔感到一丝恼怒,是因为兄妹关係还是坚持当同性恋?
千翔抱起小语走下床,把小语翻了过来放在床沿。
看着湿润蜜穴微微收缩,好像生物在呼吸一般,还流着刚刚的精液,这是自己表妹的肉穴阿。
千翔阴茎硬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兄妹之间做爱产生的被德感所刺激,居然比刚刚还硬。
千翔看着阴茎上纠结的青筋跳动着,俯身从背后抱住了小语,一手找上了浑圆饱满的胸部,那点嫣红还高挺着。
一手摸向小语的大腿根部,从刚刚的做爱知道小语的这个地方也满敏感的。
「小语,我知道我们是兄妹,或许你还喜欢女生。」千翔在小语耳边呼着气
「但是妳都是同性恋了,怎还被世俗的眼光约束?兄妹怎么了?」
小语听着,哥哥好坏,手都摸人家那裏还说什么呢。
「至于喜欢女生,但是能让妳舒服的绝对是妳哥哥,只要妳有需要,哥哥的大肉棒随时恭候,只属于妳哦!」
千翔舔着小语的耳垂,并把肉棒贴在小语的耻丘摩擦着。
小语的蜜穴淫水顿时更多了,千翔笑了笑,并不插入,只是把玩着小语的身体。
「我的好哥哥,你干死小语儿吧」小语听了那番话,春意又是翻涌着,也没想过自己居然会说出这种羞耻的话。
「帮我生小孩好不好?」千翔笑着,倒也不是要真要孩子,而是一种语言上的逗弄。
「全给我吧,快干死我!」小语叫着,表哥的手摸的那些地方实在带来了情迷意乱的感觉。
千翔直起身子,大肉棒对準小语湿润的蜜穴,凶狠的撞了进去。
啪即啪即。
「阿阿阿!」小语不自觉地叫了出来,实在是太舒服了。
抓着小语翘挺的臀部。
插入。
拔出。
千翔拿了床边桌子上的小镜子放在小语前面。
「小语,看着你的表情,多么淫蕩。」
小语看着镜中的女孩,五官清秀的脸上布满潮红,髮丝略为凌乱,双眼迷茫,不由得感到一阵羞耻。
肉穴的阴茎又撞击的更大力了。
镜中的女孩叫了出来,那样子要有多淫蕩就有多淫蕩。
千翔把小语的左腿勾起放到了自己肩膀上。
小语感到这个姿势肉棒隐隐约约撞击到了肉穴里面一个敏感点。
快感疯狂地传来。
「哥,快!干小语!」小语叫着,声音带了一丝抚媚和淫蕩。
千翔一愣,却也没停下。
肉穴不断收缩,就像一张贪婪的嘴吸允着阴茎。
啪即啪即。
阿!
阿!
两声惊呼。
两个人都颤抖着,居然同时高潮了。
两人呻吟着,细细品味高潮的余韵还有刚刚的快感,睡了过去。
隔天。
千翔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昨天好像做了一个好梦阿。
咦?这里是?小语的房间?
千翔转头一惊,看到小语趴在床上,双腿张开,看到蜜穴黏着昨晚疯狂过后的液体,背部勾勒出的动人曲线,那浑圆的臀部以及早已溼透的T恤,小猫掩盖不住春光,两点嫣红是那么的诱人。
原来不是梦,那么……。.
阴茎一热,千翔看着小语修长的双腿灵机一动,走向了小语的衣柜,找到一双丝袜。
把小语放平,握着小语的纤足缓缓地套上了丝袜,看着诱惑的丝袜阴茎更硬了,千翔抱起小语双腿往下一压,腰身一送,噗兹,整根肉棒都插了进去。
「阿!」小语无意识地呻吟。
千翔发现小语的肉穴居然回复了最一开始的紧度。
看着小语双腿的丝袜,更是卖力地抽插。
这时小语也醒了。
「欸哥,喔,阿,阿,阿」小语感受着快感,却也一丝疑惑,可以感到表哥比之前都插还用力。
往下一看,原来自己的双足被套上了黑色的丝袜,原来哥哥喜欢这样的。
小语把T恤一脱,一对白兔蹦了出来,双手攀着乳峰搓揉着乳头。
啪啪啪啪啪。
「哥,你看我的、的样子怎么样」小语因为千翔撞击的太大力,有点说不出话来。
千翔双手下的丝袜,又看着小语淫蕩的脸,还在自己面前摸起了胸部,36D的双峰变换着形状。
「妳这小蕩妇」千翔低吼,快要射出来了。
「要射了!!」
「喔哥,射满我的子宫!!」小语说着淫蕩话,一只手移向阴蒂摸着
「阿阿阿!」
小语感到千翔精液喷进子宫的灼热感,那感觉依旧奇妙。
肉棒还插在蜜穴里面微微跳动,小语也感到自己快要高潮了。
「阿!」小语惊呼一声,哥哥的大手又抚摸着自己大腿根部了。
不到几秒就高潮了,小语抱紧了千翔。
两个人充满爱意的对看,不说话,但抱得更紧了。
彼此都知道,大概都离不开对方了。
床单上的处女血红、精液、淫水混成了一种淫蕩的颜色。
「哥!你看!把我的床单弄成这样!怎么赔我」小语嘟起嘴。
千翔忍俊不禁,凑上去亲了一口。
「这样吧!」阴茎又硬起来了,跳动着。
「怎么这么快!欸哥!不要了」小语挣扎着,下面有点痛呢!
「要看我兄弟同不同意啰!噢!他不同意!」
「坏哥哥!」小语挥着小拳头比划着。
床单和两个赤裸的人形成了一幅美丽的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