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四章 灭门之祸

风月大陆 第四章 灭门之祸

时间:2018-01-14 急促的脚步声惊醒了相拥而眠的叶天龙和倩公主。睁开眼睛,已经是上午的八时一刻,正是以往法斯特皇帝早朝的时间。
  门外悄悄的低语声响过一阵之后,倩公主的贴身侍女小秋推门进来了。
  「陛下,昨天夜里出了大事了。」
  脸色有些不太正常的小秋报上来的事情,让叶天龙和倩公主都大吃一惊。
  左岛近和石义信都在昨天夜里遭受了刺客的暗杀,幸好两个人的身手都是相当高明,加之当时他们都还在处理公务,身边的护卫闻讯赶到,赶走了刺客,两个人都是受到了一些轻伤而已。
  但是另外有三个大臣却没有左岛近和石义信那么幸运了。
  包括礼部尚书在内,这三个被刺客杀死的大臣都是支援叶天龙登基的,他们的家属在早上发现他们的尸体连同陪侍的女人一起倒在床榻之上。
  「真是很不错啊!居然想到了要对付我的人。」叶天龙难耐心中的怒火,从床上一跃而起,在小秋和小春的服侍之下,飞快的穿上衣服。
  「他们这样做,无非是想阻止你登基。」从床上坐起来的倩公主对叶天龙说道。
  叶天龙点点头,现在的情势非常明显了,在京畿地区,一定有什么人潜伏着要对付自己。叶天龙一想到这一点,就连忙传令,将鲁图先和月如都召集过来。
  看着传令的侍女匆匆离去,叶天龙猛的转身对倩公主说道:「你要小心一点,很可能刺客最大的目标还是你。」
  说着,叶天龙又马上下了一道命令,加派大量的侍女守护着倩公主的宫殿,但是仔细想了想,他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于是便将辛西雅找来,让她派五个女神战士守卫在倩公主的身边。
  虽然自信靠自己的实力,就可以应付刺客,但是倩公主见到叶天龙这样为自己的安危着想,芳心中还是感到十分的快慰。
  在叶天龙的劝说之下,倩公主便乖乖的待在自己的寝宫里面,接受了叶天龙安排的妥贴保护,而不再前往会议室继续召开御前会议。
  「你就在这里好好的研究魔法,你的魔法会给我很大的帮助。至于其他的事情,全部交给我来办。」
  临走的时候,叶天龙亲了一下倩公主,然后在她的耳边柔声提出了这样的一个要求,让倩公主更有研究魔法的动力和决心。
  ※ ※ ※
  第二会议室里,面对着匆匆赶来的月如和鲁图先,叶天龙的脸色相当难看。
  「现在那些反对的大臣可高兴了,在我一手控制之下的京畿,居然还有人如此大张旗鼓的杀害我的人。你们的情报网都是干什么吃的?在艾司尼亚潜伏了这么多的刺客,你们竟然会一无所知?」
  「对不起,主上。我已经让人在城中全力搜查,一定要找到刺客的蛛丝马迹。」满脸愧色的鲁图先低头向叶天龙认错,但是站在一边的月如却是并不说话。
  「你在想什么?不是说,你的万艳会情报非常準确的吗?」叶天龙有些不满的望着月如。他的态度,有些像是无理取闹了。
  「我在想,我们应该怎么将这个漏洞补上去。」月如似乎没有感觉到叶天龙的不满,还是在冷静的分析问题。
  「那些对我们没有用的大臣,就全部除掉好了,反正这已经有刺客的先例了。」叶天龙的话语之中透出了浓浓的杀机。
  站在一旁的冰血鬼族男人立刻会意的点头。他的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眼中的一丝火热,却是十分明显的表露出这个冰血鬼族的男人心中的兴奋。
  「这只是漏洞的一部分。还有,就是主上您对京畿地区的控制。」
  月如明白叶天龙领会错了自己的意思,朝中的大臣反对叶天龙登基虽然是一件麻烦的事情,但是对于手中握住兵权的叶天龙来说,其实根本就不成什么问题。
  毕竟,真正法斯特宫廷中有份量的大臣,早在尤那亚和吉里曼斯的相互攻击时就死伤殆尽了。
  「让我回去再查一下,下午再给您一个答案。」
  见到月如相当有自信的眼神和表情,叶天龙也只有相信了。
  ※ ※ ※
  京畿地区,其实是由三部分组成的,除了帝都艾司尼亚这座超大都市之外,还包括了周边的六块领地和三个城市,尤其是那六块领地,都是当时在建国之初,由法斯特的皇帝封给他身边的近卫军将领的。
  从受到领地的那一天起,这六块领地的主人就获得了皇帝颁布的世袭金书,授予了他们对于领地的永久拥有权。也就是说,只要法斯特帝国存在,他们的后世子孙永远可以拥有这一块领地,而且在他们自己的领地上,他们拥有了完全独立的权力,甚至不用向帝国朝廷上缴任何的税。
  当时能够获得这样大的权力,在整个法斯特帝国的朝廷之中,也只有这六名近卫军的将领,所以有很多人都感到十分惊讶,要知道还有不少的功臣,他们所建立的功勋要远比这六名将领大,但是这些人都没有享受到这样的待遇。
  因此,也有不少的人在暗中猜测,可能是这六名近卫军的将领在什么时候对皇帝陛下有过救命之功劳,所以才会享有这样特殊的待遇。
  随着时间的流逝,后来的法斯特皇帝似乎是忘记了这六名将领的事情,而这六名将领的后裔也从来没有在法斯特的宫廷中露面,这六块领地也好像是变成了法斯特帝国之外的地方,没有人再去关心那里的事情。
  再说,这六块领地都是很小的,当初他们受封的时候,全部人口合起来也不过三千九百户,可以说,是非常不起眼的。
  在这六块领地上,除了领主所住的城堡之外,都是散乱在田地之间的农舍。
  金云堡,是六座城堡之中最大的一座城堡,从外到里,总共有三重城墙,最高的主楼塔顶高达二十九丈,即便是站在十里之外,都可以看到。
  一条弯曲的大道经过金云堡前的山坡,分出一条笔直的岔道通往金云堡,岔道并不宽,仅容两部马车相对行驶。除此之外,只有零星的几条小径通往了散落在各处的农家院落。
  偶尔或有几个至城市的村民往来,但十天半月也难得看到三五个村民在道上走动。因此,任何一个陌生人来到这里,皆难逃过负责塔楼上负责了望的人眼下。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站在山岗上,叶天龙望着远处的金云堡,有些疑惑的低声问道。
  站在他身边的,除了暗黑一族的少女之外,还有一个美艳脱俗的月如,一身翠绿衣裙勾勒出她完美的曲线,淡妆浅饰,掩饰不住她高贵典雅的名门风华。
  「是的,主上。」月如以十分肯定的语气回答道。
  「可是,他们这里如此的安静平和,完全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凝神仔细观看了一会儿,叶天龙还是有些迟疑的对月如说道。
  「没错,如果他们不是这样的姿态,早就被别人刨出根基了,哪里还能够存在这么长的时间呢?」
  自信的浅笑一声,月如伸出了一根有如玉雕般的修长纤指,指着远处金云堡背后的山峰继续说道。
  「主上,您看那里的山峰没有,真正的出口一定在那山峰里面,影武之门便是以这样的方式保持着他们的神秘身份。」
  「影武之门?」叶天龙的眼神微微一变:「你说这里是影武之门的藏身地吗?」
  千年以来,大陆上就存在着六个神秘的门派,而月如所说的影武之门,便是其中一个最为神秘的门派。所有见到过影武之门的人,都已经不能说话了,因此也有很多的人在怀疑,这个影武之门或许只是人们流传之中的东西。
  「正是如此。」月如嫣然一笑,对叶天龙说道:「主上,他们正在集结。」
  「你怎么能肯定呢?」
  叶天龙一边说着,一边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玉珠,暗黑一族的少女会意的纵身,眨眼之间便消失在茫茫的山野之中。
  「这可是我们万艳会花了五年的时间才查出来的机密,之后又经过高手的整理和汇总,才将目标确定在金云堡的身上。」
  月如的娇颜上闪过一丝骄傲的神色。能够发掘出六大神秘门派之一的影武之门的根底,也的确是足以让人感到自豪。
  「只要是人,就会有各种各样的慾望,金云堡里的人也不例外。我们万艳会就拥有很多提供人们去尽情释放自身慾望的好地方。很多时候,人们往往会在释放慾望的同时,不自觉的洩露出一些机密的事情。」
  「你果然是很厉害。」
  叶天龙忍不住喝彩了一声,月如对于人性的分析确实是精闢到家。很多看似机密的事情,往往都是在不经意之间流露出来,而声色犬马的场所,更是男人戒备心理最薄弱的地方。
  「其实影武之门真正的身份,便是守护法斯特皇室的影之武士。」
  虽然对月如的话有所预料,但是真的听她说出了对手的真正面目,叶天龙还是有些难以相信。
  「不可否认,法斯特的开国皇帝确实是目光远大的绝世之雄,他在法斯特帝国的立国之初,便为日后帝国可能发生的变故安排好对策,影武之门就是这样一步暗棋,他们从法斯特宫中销声匿迹之后,便暗中默默的守护着法斯特的皇室。」
  月如的目光深邃而悠远,看似在凝视着远方的金云堡,但实际上她的焦点却是落在金云堡身后的山峰。
  「也许这一步棋也是出自于那位神之军师之手。法斯特帝国能够从一个小小的族类变成一个强大的帝国,离不开神之军师的策划和帮助,真希望能够有机会见他一面啊!」
  听到美艳绝伦的月如发出如此的感歎,叶天龙不禁大笑了一声,打断了身边美女的思古幽思:「你算了吧!那个老头子活到如今,早就变成乾尸一样的古董了,还有什么好看的?」
  虽然脸上一副「你根本不懂」的表情,月如也只有对叶天龙的言语笑笑,没有再说什么。
  「早知道是这样的话,你这个家伙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我派大军把这个地方踏平了就可以,何必要搞得神神秘秘的?」
  听到叶天龙不满的表示,月如不觉微微一笑:「主上,黑夜里面如果没有灯火,飞蛾岂不是要到处乱飞吗?」
  「什么意思?」叶天龙一时不明白月如的含义,对她突然冒出的这一句话感到有些意外。
  「金云堡其实就是黑夜里的一盏明灯,它会引导那些心怀不满的人彙集过来,这样一来,不就省去我们很多的力气吗?」
  叶天龙也是一个聪明人,自然是听懂了月如的意思:「我们不要直接挑了这个地方,而是给他们以致命的打击,然后留下一点余种,等把反对势力全部吸引过来之后,再作一网打尽的计划。」
  「主上英明。」月如十分正经的向叶天龙说道。
  虽然知道眼前的美女只是在场面上的吹捧自己,但是叶天龙的心中还是感到相当的愉快。难怪月如能够纵横大陆,颠倒众生,实在是她的一举一动,都带有一种令人难以抗拒的魅力,只要和她相处下去,就不免会受到她的影响。
  暗黑一族的少女也在两刻钟之后,回到了叶天龙的身边,她带来的情报证实了月如的话,金云堡中的确是聚集了不少的人手,这些人正在召开秘密的会议,安排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那么,该是我们下去挑他们的山门了。」叶天龙的眉毛一挑,豪气的话语之中透出无边的杀气。
  「预祝主上您得胜归来。」
  月如浅笑盈盈,望着叶天龙和玉珠两个人前后掠向了金云堡。她知道,眼前这两个人的联手,大陆上已经再没有什么阻挡了。
  ※ ※ ※
  堡桥前面的驰道斜向下降,这里设有下马石。如果是来金云堡拜访的话,身份不够的客人就需要在这个地方下马,等候金云堡中的人出来带进去;身份高贵的,则可放马匹奔驰。
  叶天龙和玉珠出现在金云堡的门前,已经换了一副面貌,黑色的劲装,压檐的宽边毡帽,十足的行道浪人。
  「里面的人听着,讨债的人来了,快点出来。」叶天龙大踏步走到堡桥的前面,双手叉腰,威风凛凛的朝上面大喊大叫。
  「混蛋,你们什么东西……」
  把守堡门的守卫起先也只是冷眼看着叶天龙和玉珠接近,还不明白他们的来意,这时候听到叶天龙的叫声,不禁勃然大怒──两个流浪的行道浪人居然敢上门来讨野火,简直是不要命了。
  「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这里不是影武之门的山门吗?」
  叶天龙的话一出,就像是捅到马蜂窝,从金云堡里面冲出了七八个守卫,怒骂着扑向了叶天龙和玉珠。
  毕竟在目前这样一个紧张的时刻,叶天龙这样站在门口大叫,揭破他们的秘密身份,实在是让金云堡的人感到万分紧张,所以不管如何,他们一定要先将堡门前这两个身份不明的浪人抓起来。不然的话,消息传到艾司尼亚那个篡位者的耳朵里面,可就是一场天大的祸害。
  有了这样的认识,所有影武之门的子弟无不奋勇当先,恨不得一把抓住叶天龙和玉珠他们两个人。
  叶天龙和玉珠回头急奔,却不钻回路侧的树林,而是沿路向下逃,引影武之门的人在后面狂追。他们的这种行动,更是让后面的追兵感到他们心中的怯意,所以追赶起来益发的肆无忌惮,口中也纷纷咒骂着。
  待奔出五六十步,最快的六名影武之门子弟便追了个首尾相连,他们不禁大感兴奋,认为前面的两个人身手不过如此,纷纷加快向前猛扑,要抓活的回去拷问。
  追在最前面的那个子弟刚刚伸出手,不料死神已经到了。
  奔跑在前的叶天龙猛的站住了脚,一个大旋身,原本背在背上的长剑已经到了他的手中。
  「杀!屠光他们。」
  随着叶天龙的一声沉叱,紧贴在叶天龙身边的暗黑一族少女首先杀出,剑过处血雨缤纷,两道闪电镭射旋舞,斩瓜切菜乾净俐落。
  六个妄想徒手捉人的影武之门子弟,毫无拔刀剑封架的机会,等看到炫目的剑光掠过,剑已入体,头折肢飞。
  后面的影武之门子弟惊惧交加,也厉叫着挥剑舞刀,恨不得将叶天龙和玉珠斩成肉酱。
  长笑声中,叶天龙和玉珠同时挥剑冲了过去,下手处风雷乍起,见一个就毙一个,疯狂的向连续追来的影武之门子弟冲去,风捲残云,威力万钧,断腰碎首,惨不忍睹。
  玉珠的身影出现在堡桥的桥头,堵住从金云堡里后续追出的人,剑当刀使,来一个就劈一个。片刻间,大开的堡门再没人冲出来了,桥头摆了十七具头破肢断的死尸。
  而在玉珠的后面,叶天龙就像是虎入羊阵,风捲残雪,片刻的功夫,追出来的近六十名影武之门子弟,全部成为地上的尸体。
  血腥味刺鼻,断肢残骸撒满了金云堡的驰道。说惨还真惨,这些影武之门的子弟根本没有获得一点出手的机会,便已经成为剑下之鬼。
  连堡门都来不及关闭,两个可怕的杀神已经闯进了。
  四个子弟正在头目的命令下努力关闭堡门,叶天龙已经旋风般的杀到,血迹斑斑的长剑带着强大无匹的暗黑之力,有如万斤重锤轰在铁叶门上,厚重的堡门猛的往后砸去,将四个可怜虫压扁。
  等到金云堡中的高层闻讯赶来,整个场面已经不可收拾了。
  看到叶天龙和玉珠有如赶鸭杀鸡一般的砍杀着自己的子弟,但却连一个说得出来的缘由都不知道,金云堡的堡主尤伦德几乎要气昏过去。
  「住手!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一边指挥自己的手下包围叶天龙和玉珠,尤伦德狂怒的拔剑冲向叶天龙,口中喝问道。
  「喝,总算来了一个像样的。」叶天龙一剑砍掉一个影武之门子弟的脑袋,接着将沾满血迹的长剑上挑,轻鬆的接下尤伦德全力发出的一招。
  「为什么要杀我的人?」被叶天龙剑上的暗黑之力震退两步,尤伦德惊惧难当的喝问道。连敌人的身份来历都不知道,这一场灾祸实在是莫名其妙。
  「因为我喜欢。」
  一声怪笑,叶天龙的身形前扑,手中的剑也吐出满天银星,确切的说,应该是满天炫目的镭射。
  「铮铮铮!」三声狂震连续爆炸,一声比一声猛烈,火星飞溅,第三声更是震耳欲聋。
  人影乍分,胜负已明。
  尤伦德连一招也没有接完,已经中了三剑,幸好中的地方都不是致命的要害,因为他格斗的经验实在丰富,在生死关头,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躲过了致命的伤害。
  但是尤伦德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身形未定,镭射已如影随形,衔尾追杀,锋尖已光临胸口。
  叶天龙的身形也同时贴上了尤伦德,在他的耳边低声传音:「我是叶天龙,你现在死吧!」
  一剑穿胸,毙命当场!尤伦德到死才明白,自己是死在叶天龙的手中。
  见到堡主居然被人杀了,所有金云堡的高手顿时大叫着杀过来。
  全堡大乱,血腥刺鼻,这样的情势正是叶天龙想要的。
  叶天龙手中的剑比雷电更可怕,剑使刀招,以雷霆万钧的声势,专向人多的地方沖。剑光到处头断肢裂,没有人能挡住他一剑,真有如虎入羊群,那情形惨极。
  玉珠则是跟在叶天龙的后侧,把冲过来的金云堡高手杀得落花流水,出剑比叶天龙还要兇猛。
  好一场惨烈无比的大屠杀,似乎人全疯了。见到这场疯狂的大屠杀,即使最不怕死的人也会感到害怕,吓坏了就产生逃走的念头。
  ※ ※ ※
  看到叶天龙和玉珠两个人便製造了如此可怕的血肉屠场,连站在后山观看的月如也感到一阵恐惧。
  成功的把那个男人心中的魔性唤醒,并且一步一步推动他心中的魔性快速成长,一直是她的心愿,但是现在,她却开始有些害怕。
  「到底会变成什么样?他的出现,真的对魔界是一个拯救,还是会带来更可怕的灾难?父亲啊!我真的不知道……」仰起螓首,望着湛蓝的天空,月如忍不住喃喃低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