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疯狂三人戏

疯狂三人戏

时间:2018-01-14 新年很快就过了。休完新年假日的丈夫,又是每天喝了酒才回来。新年会及拜访客户,有相当多的喝酒机会。
结婚五年,里代子卅岁,先生也卅七岁了。不像新婚时每晚做爱,现在一周大约只做两次。但最近因丈夫每天喝酒回来,已有一星期没做爱了。里代子对这事相当不满,可是因工作上的需要也没法子。裕一也知道里代子的寂寞。
「明天做吧!明天。做到里代子喊不要为止。」期待让人拥抱的心情….,可是一到隔天,又是喝了酒的裕一,睡魔总是胜过性慾。
「老公,今天何时回来….」早晨,要出门时里代子问。
「嗯!今天正好有喝酒会,但是我会途中溜回来的。」这么说着出门的裕一,当夜裕一还是很晚才回来。过了十二点,里代子先上床睡了。裕一自己有钥匙。电铃响了。
裕一知道一过十二点,里代子就会先上床睡觉,是不会按门铃的。(明天是星期六,公司休假。)裕一今天再怎么晚睡,明天都可晚起。所以一定会叫起里代子来做已一星期没做的性交,里代子如此的想着。
暖气已设定好睡眠时间,连客厅也因裕一尚未回来而开着。所以里代子从床上起来时,并没披上睡袍,穿着蓝色的晨袍去开门。
「回来了,老公!」站在门旁的裕一,已烂醉如泥。
「真是的,怎么喝成这样,今夜不是要好好疼我吗?」说到这里,突然发现裕一身旁站着一个男人。
「啊!」里代子对自已脱口而出的话感到脸红。
「晚安,太太,这么晚来….」二十来岁的男子边说,边扶着站不稳的裕一。
「公司的小野寺,你不必向我老婆道歉。」
「课长,你没事吧?」
「嗯,幸亏有你在,我才能平安无事的回来,真的是我家吗?怎么会有美丽的太太在呢?真的是我老婆吗?」正说着,裕一又差点跌倒。小野寺慌忙的撑着他。
「课长,你能脱鞋吗?」他说。里代子已知道,是小野寺送喝醉的裕一回来了。
「对不起,小野寺,让你麻烦了。」
「不,我是部下,应该做的。」脱掉鞋的裕一,摇摇晃晃的进来客厅。跌进沙发里。
「再来吧!小野寺你没喝够吧!里代子拿酒出来。」半命令似的说着,里代子愣住了。
「老公,你还要喝吗?」
「小野寺他没喝够!」
「是!」
「不!太太,我该回去了。」
「说什么,不要客气,喂!里代子。」
「是的!」
里代子心情好的不可思议。如呆只有裕一一个人,早就不理他….睡了。因为有二十五、六岁的小野寺在。
他看里代子的眼神今人晕眩,里代子非常愉快。因为里代子的晨袍,令小野寺心动。(说不定他是童贞)在厨房拿酱菜的里代子微笑着。
现代的二十五、六岁的男子如是童贞是不自然,但也不奇怪。小野寺严肃的脸,高大的体格,长相算是普通。会对里代子的晨袍心动….。平常一定很少接触女孩子,说不定因认真唸书和运动,而没机会与女孩子约会。他的眼神并不像看到女人会好色的眼光,里代子是如此的感觉。
里代子将威士忌与小菜用托盘拿出,裕一已脱掉上衣,扯掉领带,没形象的躺在沙发上。
「老公,怎么在这里睡呢?」里代子说
「嘘!让他睡吧!太太,课长很累了。」小野寺说。
「好吧!小野寺,请用吧!」
「不好意思,让你招待!」小野寺的眼神还是晕眩的,偷瞄着里代子的晨袍。
「暖房是否太热了?」里代子伸手去拿放在桌上的摇控器。小野寺望着里代子的晨袍内的胸部,吞了一下口水。
「太太!我喜欢你!」突然地抱了过来。
「干什么?小野寺!」因被抱而失去重心的里代子,被他推倒在椅子旁边的地毯上。
「太太,我喜欢….喜欢你,我….」小野寺将自己的脸埋入里代子的胸前。
「我很高兴你对我的表白,可是….」被高大体格的小野寺压着,里代子无决动弹。
「我,我对女人不懂,你教我成为男人吧!」
「小野寺,等一下….啊!不行….。」小野寺解开里代子胸前的钮扣。
「啊!这是真的胸部,女人的乳房啊!」小野寺感动得吸吮着里代子的乳房。
「啊….」里代子慌忙的用手按着自己叫出声的嘴。怕裕一会醒过来不知何时裕一已开始打呼了。裕一喝了酒就会大声打呼。打呼声非常的吵。小野寺啾啾的吸吮着乳首。
「不行….不….要….」里代子全身无力,他的吸法没有技巧只是忘情的做着。但反而有新鲜的无法说出的快感。更何况里代子已有一星期没有做了。所以火花一点即燃。可是,屋内有睡着了的丈夫….。想到就很不安,但因恐怖感而更加的感到兴奋。
小野寺紧紧的抱住里代子,右边左边的乳房交换的吸吮着,将颤抖的手伸入晨袍里面。
「啊!不行!喂!」
「太太,你太有魅力了,我无法忍受!」
「可是我先生在旁边。」
「没关係,他睡着了。」小野寺着急的脱下里代子的内裤。
「可,可是万一醒过来了….。」
「我无论如何都想看看女人神秘的部位。」
「啊….嗯!不….」小野寺将身体挪开,脱掉里代子的内裤,将两脚扳开。
「看看而已哦!喂!可不行做….约束….哦!」里代子摇摆着腰部,小野寺的热气吹在两腿间的毛髮间。
「好色情的毛髮,黑黑的,软软的捲缩着!」他吞下口水的注视着,用手指拨抚着阴毛。
「这….这就是女人的小穴。」呻吟着的声音说,边用手指玩弄着花卉。
「啊….嗯….」
「太太,真是太感激了,出生到现在第一次….」好像小孩子在玩弄着稀奇的玩具似的,他继续地玩弄着花瓣,然后….
「这,这就是阴蒂吗?」触摸着花瓣上敏感的部位。里代子腰部颤抖着。
「真可爱,红红的充着血又硬硬的。」
「你….那么的摸它会….啊!」里代子大腿的内侧痉挛了。
「太太,你有感觉是吗?这就是证据了,这么多….啊!这就是爱液吗?」他用手指去搅弄,发出了啾啾的声音。
「就是将男人的阴茎放入这粉红色的裂缝中吗….啊….。」小野寺喘着气,匆忙的把裤子脱下。下半身赤裸的小野寺,脱下外套,穿着衬衫慌忙的压住里代子。里代子将晨袍拉到腹部上面,露出胸部及下半身。但是,嘴里还是….
「不要….不行!我老公会醒过来。」小声的说着,想起身。对自己说的老公会醒来的恐怖感而渐渐地兴奋起来。
「可是我因为太太而如此的勃起了….我今天一定要把童贞丢掉。」里代子因对方是童贞,小野寺的初体验而感到兴奋。
「不行呀!不可以,小野寺….啊….。」男人炙热勃起的东西抵在花瓣内,里代子颤抖着身子。
「这,这里吗?不对吗?这边吗?」小野寺狂乱的压过来,他那怒张硬挺的东西在花瓣边触寻着,里代子嘴里虽然反抗。(童贞的阴茎,想要….)头内已热血上升;花瓣也充满了爱液。
「喂….求求你….不要….」里代子挪动着腰,小声的说,并不是挪开,而是挪至较容易插入的位子。将腰部用力向前的小野寺。
「呜哦….」呻吟着,炙热生气的东西已侵犯进入柔壁里。
「啊….」颤抖的声音,里代子紧张地按住嘴。
「嗯….好爽….啊….好舒服!」以为小野寺是要用腰力摇动。
「啊….呜….」惨叫且停止了动摇。
「哎呀!」里代子失望的叫出声音。
「对,对不起,已经出来了。」
「没关係!第一次嘛!」男人在初体验时,总是会早洩,里代子知道。
「我是没用的男人。」
「没这回事,这证明小野寺还年轻,看….」里代子挪开了腰。
「你的东西才刚出来又是那么大且硬了….啊!好棒!」里代子催促似的将腰抬高。
「再,再做一次可以吗?」小野寺低声的说,开始摇摆着。
「好,好啊….爽…..好….好爽。」不自觉的说出声,里代子张开微闭的双眼。沙发上的裕一,还打着呼,沉睡着。
「啊….大太的小穴….真是舒服….嗯….好棒。」
「我也是很舒服,小野寺的鸡巴又硬又挺….很爽!」
「有那么好吗?我的命根子….哦….嗯….比自己用手做,舒服一百倍。」
「我也是啊….嗯….受不了了。」这时里代子赶紧将手按住嘴巴。自己以为很小声,但不知觉变得多大声自己也不清楚。通常里代子认为没有多大声,但裕一说:「叫太大声了。」
「我的鼓膜快振破了。」常常在辨完事后,被裕一取笑。当然自己并不认为太大声。(裕一会被吵醒)里代子不安的喘着说:「麻烦给我靠枕….」将|蠾v沙发处。
「要抱枕做什么呢?哦….」小野寺继续摇动着腰说。
「给我!….那里的抱枕。」小野寺停止动作,伸手将沙发上的丸型抱枕拿给里代子。里代子将抱枕放在脸上。这样里代子快乐的叫声,就减低很多了。
「不必客气叫出声来,太太,没关係,听不见的。」小野寺更激烈的狂摇着腰。这时侯,里代子没有发现裕一从沙发上爬了起来。裕一微笑着开始脱衣服。脱至只剩一件内衣后,走近里代子身边。小野寺也微笑着。将抱枕盖在脸上的里代子,一点都没发觉。在抱枕下面,继续发出呜咽声,突然在自已的乳房上,感觉有热热的硬硬的东西。好像就是阴茎的触觉。
「什么东西,小野寺?」奇怪的将抱枕拿开的里代子,惨叫一声,是裕一将自已股间硬挺的东西放在里代子的乳房间摩擦。
「老,老公….」裕一将自己的阴茎,挪到里代子的唇边。
「吸吮它!淫蕩的妻子,敢在睡着的老公身边与别人做爱。」
「不,不是的,我是被强迫的!呜….」裕一强制的将自己的阴茎,塞入里代子的口中。里代子反射性的吸吮着,且异常的兴奋起来。被发现与小野寺的性爱后,受到两个男人同时侵犯特别的兴奋。
「哦….好舒服….再….再吸!用你的舌头。」裕一快感的呻吟着,并粗鲁的搓揉着里代子的乳房。
「如何?里代子,爽吗?上下的嘴都被男人侵犯着。」里代子用舌尖拨弄吸吮着,再用唇似包裹着的上下移动。
「小野寺,我老婆的滋味如付?」
「太棒了,我已经….」
「不要那么快出来….再用力一点戳她….啊….哦….腰快酥掉了….今晚遇上了热情的对手了吧….是吗?你快爽死了哦?同时品嚐着两根巨棒….。」里代子将丈夫的那根从嘴中拿出。已经是高潮边缘了,怕太兴奋而咬到丈夫的阴茎。
「啊….呜….我….」小野寺已喘得相当厉害,更疯狂的摇摆着腰。
「哦….出来….。」发出像女人似的叫声,射出了男人的精液。里代子也握住丈夫的阴茎,激烈喘息着。让裕一吸着自己的乳房。
「我也….快出来了!」发出高潮的叫声,全身颤抖着。
「好,交换了!」裕一推开小野寺,将里代子的身体转过背面。
「老….老公,在小野寺面前,太羞人了!」
「小野寺,我老婆的裸体如何呢?」
「太….太剌激了,好似脱衣模特儿!」
「来吧!里代子,久等了!」裕一将里代子拉近自己,埋进了自己怒张耸立的鸡巴。
「啊哦….」里代子兴奋的叫着。
「和小野寺的那话儿比,哪一个较好呢?」慢慢的抽送中的裕一问。
「老公的比较好!」
「说谎!」
「真….真的….嗯….」
「你刚刚不是说小野寺比我的好吗?我都听到了。」裕一开始了性虐待似的,加快腰部的动作。
「我….没说谎….你的阴茎比他….好太多了….又硬,又粗….啊……。」
「真的吗?」
「是真的,所以才跟你结婚的呀!全世界中老公你的最….最好了!」
「原来,我的东西比别的男人好,所以你才跟我结婚,再晚都希望与我做爱。」
「因为我爱你….老公….」摇摇摆摆中,里代子不知不觉的将抱枕抱在胸前。
「但是我一个星期没有抱你了,所以你的身体又饑又渴,只要是男人都行,再晚这里也都是湿的哦!」
「不要欺负我啦….嗯….求你….爽….好爽哦!」
「再让你舒服一点吧!小野寺,将你那又勃起的东西让里代子吸吮吧!」
「可….可以吗?课长。」
「这是命令,快做,里代子的口技一流,是我教出来的。」
「是,是的。」小野寺夺走里代子胸前的抱枕 将腰挺了出去。
「请….请你吸吮吧!太太!」
「这怎么可以?两人联合起来欺负我。」嘴巴虽是这么说的里代子,已将恢复生气的小野寺的鸡巴含入嘴里了。
「哦….好舒服哦!」小野寺快感的呻吟着。里代子也沉醉于狂热的情慾中。
「好吧!就让你高潮吧!」裕一加快腰部的动作。(多刺激呀!同时让两个男人上….)里代子燃烧于第一次的三人戏里。裕一已快结束的说:「里….里代子,要出来了。」挺腰出来的同时,小野寺的xx也在里代子的嘴中痉挛,射出黏黏的液体来。接着里代子也….。
「出….出来了….老公….小野寺。」狂喜的喊叫着。隔日夜晚….(今晚不知会不会抱我?)里代子入浴后边想着边选择晨袍。裕一今天公司放假,早上睡得很晚,该休息够了。(还是裕一会将咋天的事放在心上?)从途中开始成三性文之事,里代子心中总是觉得好像对不起老公。并非是里代子诱惑的,被小野寺侵犯时,裕一正在睡觉,应该不知道才封。(一定认为是我诱拐的….)可是裕一今天的态度又与往常一样。这么想就认为该是被原谅了。所以今夜,里代子又开始期待了。穿着淡蓝色的晨袍,将胸罩脱掉走进了客厅。已经洗过澡的裕一穿着睡衣在看电视。电视上演着『相扑』。
「老公,该休息了。」里代子靠在沙发上丈夫的身边,撒娇的说。
「还早吧!」裕一将脸转向电视上。
「也对,今天起得那么晚,还不睏,老公….」
「是呀!」
「我们新婚的时侯,睡不着时都做些什么事….」当然期待着裕一的回答是『上床』。
「嗯!都做些什么呢?」裕一回答。里代子跳离裕一身边。「你还是在生咋天晚上的气?」对里代子的激动,裕一回答。 「咦?生什么气呢?」 「昨夜和小野寺的事,你一定认为是我诱惑他的。你在睡觉所以不知真况….」
裕一笑着。「有什么奇怪?真的,就算你一星期都没碰我,我也不可能去诱惑你的部下。」
「我知道,实际上….」咦?」一将里代子抱近身边。自首好了,那是一开始我们两人就套好的。」
「老公你….」他三月份就要结婚了。对自已的性生活没有自信,只有一次经验而已!」
「什么!他不是童贞?」
「廿六岁了耶,当初第一次做爱时并不顺利,现在的结婚对象也才只亲过嘴而已。所以….」
「那老公你和小野寺都欺骗了我….」
「可是你也因为他是童贞,有新鲜感而玩得十分的愉快,不是吗?」
「老公你一开始就没睡,连打呼也是假的罗?」
「微开着眼晴全看到了。」
「好,既然这样….」里代子将手伸入裕一裤子中。
「今晚不让你睡了。咋天和今天加起来,要你补偿一个星期所缺的….」
「喂!等等呀!要在这地方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