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大意的小芳

大意的小芳

时间:2018-06-11 朱颖芳的父亲因公司的业务今天刚去出差,要三个月后才回来,隔壁邻居周伯(约60岁)忽然吃朱颖芳豆腐!!朱颖芳,刚满二十的的少女,翘臀娇乳、俏面泛春,一米67,三围34.24.35;一个平凡的女学生,看起来是个朴素而不施脂粉的少女,穿着简单,或者说单调,很少上街,偶然只去商船逛逛而已。平常的作息也很正常,要想诱惑这样的女子,实在有点难度。
这天独自待在家里门铃响了,朱颖芳把门打开,只穿着内衣裤,推开客厅纱门问是谁,是隔壁房东周伯伯。朱颖芳只穿着内衣裤,开门的时候显得十分狼狈。「前两天我朋友从美国捎来的镭射影碟,我都还没拿出来看过哩!小芳不如一起看看吧!」周伯兴奋地说。周伯没想到朱颖芳只穿着内衣裤,眼神里,流露出一种非凡的神色。看见朱颖芳的身体,似乎受到了引诱,就对朱颖芳说道:「小心冻坏了呀!」朱颖芳忘记只穿着内衣裤,她双手围上浴巾,倒了一杯水在喝。朱颖芳摸摸小腹,对周伯说道:「周伯,我是不是比以前胖了呢?」对朱颖芳打量了一会儿,说道:「没有啊!你不还是像以前那么漂亮嘛!」朱颖芳招呼周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聊天。朱颖芳起来倒汽水请周伯喝,就顺势坐到他的身边了。初时她和周伯似乎有好多话题倾谈。
后来周伯见朱颖芳没什么说的,又就对朱颖芳说:「前两天我朋友从美国捎来的镭射影碟,我都还没拿出来看过哩!小芳不如一起看看吧!」朱颖芳点了点头,周伯便拿出一张影碟,装入镭射机,然后退回沙发,用遥控器开始了播放。画面出现之后,竟是一套色情电影。一开头已经出现了男欢女爱的赤裸镜头。朱颖芳看到脸都发烧了,不好意思地说道:「啊!是成人影片呢,不看呀!」周伯笑道:「大家都是成人了,怕什么呢?」
影碟继续播放出来,原来竟是一套X级的色情电影。在特写镜头里,男女主角的性器官秋毫毕现。那西人男主角粗大的阴茎,朱颖芳还是第一次从萤光幕上见到,不禁看得心儿像鹿撞似的乱跳。朱颖芳偷偷看了看周伯,发现周伯也不时地注重着她。当朱颖芳的视线投向周伯时,竟与他的目光对个正着,羞得慌忙避开了。电视上的镜头更加大胆了,萤幕上出现了好几对赤身裸体的男女,性器官的大特写不断出现,有时女人把男人的阴茎含入嘴里吮吸,白花花的精液喷了她一嘴一脸的。
有时男人的阴茎塞入女人的肛门里,拔出来时,像水枪似的,把精液射在她背脊。古灵精怪的镜头层出不穷。在这种场合下,朱颖芳实在看得很不好意思。于是她低声对周伯道:「我想去一去洗手间。」厕所门微微打开一条细缝,周伯偷偷的从细缝偷看,朱颖芳也不知道在这个位置竟可以给陈伯大饱眼福,只见朱颖芳先拿出几张卫生纸摺好,就开始脱裤子。此时朱颖芳的一举一动,都被周伯看得一清二楚:朱颖芳的裤子已脱下,她穿着的白色内裤也被拉到大腿中间,人则大意的把屁股跌坐在地上,周伯心想这下子爽了,只见朱颖芳摇摇摆晃的站了起来,她的上衣和白色内裤后面全湿了。
周伯勃起的阳具伸出内裤外面兴奋的边看边自慰,拉下裤子的拉链将硬胀的发痛好似要暴裂的大鸡巴掏出来,倚在门口的柱子上用力的揉搓,上下的套弄,满脸通红。只见朱颖芳摇着头,背对着周伯,把她的内裤脱了下来,然后赤裸着下半身,慢慢转过来走向洗手台,周伯看着她诱人的下体,乌黑浓密的黑毛,底端的黑毛还湿湿的,屏息以待,她把内裤拿起先在洗手台泡水,泡上后她拿了一叠卫生纸,一张一张沾水,然后背对着门蹲着擦着她的屁股与阴部,这情景简直比黄色电影还要黄,擦了五六张卫生纸后,朱颖芳摇着头,又把湿透的上衣脱掉,把奶罩解开,全裸的站着,两颗圆滚滚的奶子因冷水刺激而乳头挺立,浑圆的屁股翘得高高的,甜美的腰身与浓密的黑毛,周伯实在是看傻了。
周伯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有几根捲曲的阴毛露出到外面来那真一阵阵肉紧,更刺激的是当朱颖芳翻身向上时,整个奶子就完全呈现在周伯眼前喔!好一个又挺又白又浑圆的迷人肉球,周伯就把精水射出来!…..朱颖芳开始拿着毛巾沾水擦着全身站了起来,然后从厕所里面挑出一件白色内衣裤,很快的穿上后,又穿上一条宽短格子裙。接着就听见厕所门打开了,朱颖芳走了出来。周伯赶紧把头转向,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週末假日,中午时分,周伯伯跑来找朱颖芳。「你下午有空吗?一起玩卜剋牌要不要?」「好啊!在哪儿打?」「到你那里?」「可以!」朱颖芳说。朱颖芳今天穿着黑色无袖的短衫和牛仔短裤,可以看到小巧的肚脐眼儿,和白皙的大腿。朱颖芳一举手洗牌打牌,宽鬆的腋下袖口便露出白色的半罩内衣,那白嫩的胸肉也隐约可见。因为动作实在太大了,只要她一伸手,周伯便可以看见她前胸恍如半裸一般,看得周伯鸡巴不免蠢蠢欲动,因此周伯看着朱颖芳的时间要比看牌多了。朱颖芳忽然她举高左手,这下陈伯更瞧得亲切,那薄薄的网状罩杯,包裹着坚挺的乳房,小乳头朦朦胧胧却看不仔细。朱颖芳站起来洗牌,用力的洗起牌来,就在她弯腰搓动双手的时后,周伯从她的领口看到她又白又嫩的半截乳房,被她白色的胸罩托得突起,随着洗牌的动作,那软肉阵阵波动起来,周伯终于受不了了,鸡巴一下子涨得发硬。
突如其来的几个香艳镜头,让周伯心神不宁。从第一场开始,周伯就一路的惨败,输了一千多了!朱颖芳笑吟吟的瞧着周伯,问陈伯要不要将仅剩的也当赌注时,愿赌自然服输,更何况偷窥了别人闺女的奶子。周伯果断的说:「谁说不赌了?反悔的是狗!」于是,赌局继续了下去。周伯才不到半个小时就输精光。「不如就玩到这里吧!」朱颖芳说。「不行,说什么也得玩到最后一场!这次跟你们打牌,不打钱了!打脱衣服的!那赌身上的衣服吧!谁输了一场就脱一件!」不到半个小时,周伯身上衣服一件一件的被朱颖芳扒去,原本就没穿几件衣服在身上的陈伯,就只剩下胯下的一件小内裤。朱颖芳一眼瞟见他的内裤,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心里也一阵乱跳,出牌也乱了一点。赌局继续了下去。或许是时来运转,接下来的一局周伯终于赢了!!不到半个小时,朱颖芳惨败,眼看身上只下上衣、短裙、胸罩和内裤。
接下来的一局周伯再赢了,周伯笑嘻嘻的说:「脱啊,你输了呀!」朱颖芳还是不好意思,脸红红的,她犹豫了一下,转过身去脱下了衬衣。朱颖芳的身段很好,衬衣之下已经隐约可见,脱了衬衣,从背后看去,她的胸罩带子也勒得她背上微微有点紧。她转过来后,朱颖芳的胸很挺,乳罩从下面半包围托着她诱人的乳房,上面浑圆的线条,已经清楚可见了。假如仔细一点看,她那半通花蕾丝的乳罩后面,有两点的红色隐约凸起来。朱颖芳的举动着实的让周伯吓了一跳,还以为朱颖芳只是开开玩笑,想不到她却如此的认真。因为天气实在炎热,朱颖芳身上原本就只罩了件丝质的薄衫,周伯可以清楚的看见她那对坚挺的乳房,尤其是那两颗微突的乳头,更是明显的无法隐藏。在一番搏斗之后,周伯终于又下了一城,朱颖芳在犹豫了一下之后,微微的起身,然后弯腰伸手脱下裤子。就在朱颖芳的裤子缓缓的从她腿上被褪了下来的时后,周伯的阳具已经禁不起如此强烈的刺激而暴跳如雷,在极度的充血之下勃起。接下来的一局周伯再赢了,朱颖芳这次也不转身了,伸手到背后一拉,就解开了奶罩扣子,她取下奶罩,害羞的半遮半掩着。她的双乳脱离了束缚,更显凸兀,乳房浑圆,上面的乳尖呈红色,尖尖的翘起。
当朱颖芳两颗浑圆的奶球从上衣中蹦出来的那一刻,周伯忍不住讚道:「小芳….你的奶….我是说乳房….不不….是胸部….好美….真的好美….。」「什么美不美的,我的胸部….又不是很大。」少女以为傲的身材却也不吝让人称讚,非凡是朱颖芳那对三十四寸的乳房,白嫩动人,十分引人侧目,周伯这一回称讚朱颖芳的胸部长得迷人,朱颖芳听在耳中自有说不出的受用。朱颖芳见周伯瞧她瞧得发楞,也不禁一阵脸红,一手捧着双乳另一手便忙着收拾自己脱在桌上的衣裤,眼见机会就要消逝,周伯急忙去拦朱颖芳的手,并一把抓住。「说话可要算话….」周伯道「老色鬼!要看就快看吧!要被我爸爸知道了,非杀了我不可。」才不到短短五分钟,周伯已大获全胜,用色瞇瞇的眼光直盯着朱颖芳身体看,看她要如何化解这个窘境。朱颖芳在犹豫了一下之后,微微的起身,然后弯腰伸手脱下了内裤,朱颖芳刚脱下的那件小内裤就摆在周伯面前,紧绷的款式和白色透明的内裤布料引起人无限的遐想和慾望。周伯仔细的瞧着朱颖芳身上每一寸肌肤,朱颖芳被周伯瞧的有些害臊,只好羞却的站在那而一动也不动的像个木头人,目光更是看向窗外,不愿与周伯相对。
周伯的鸡巴像怒蛙一样的勃起。朱颖芳就站在眼前,周伯两眼还直盯着朱颖芳胯下那丛无法用一手遮掩的阴毛瞧,恨不得一把拉开朱颖芳的手….将她强姦。朱颖芳走到沙发旁边,侧身坐下,双腿併拢。她坐的地方正对着周伯,周伯看到她的乌黑的阴毛呈倒三角形贴在她的小腹之下,腰肢纤细而圆滑,一双雪白的乳房傲人地耸立着。周伯笑嘻嘻的走到朱颖芳的前面,蹲在她腿旁说:「小芳,你的身材真好!」「嗯……是么?」朱颖芳小声说。「行了么!」朱颖芳的声音带着颤抖。周伯笑嘻嘻。「看见了!行了!」朱颖芳闻言,作出生气的表情瞪周伯,朱颖芳生气了。周伯见自己闯了祸,又见朱颖芳惊慌失措的样子,但大错既然已经造成,也只有硬着头皮去向朱颖芳道歉了。(三)在一个週末的下午,朱颖芳新买了一件嫩黄色的露背装,一条短短的热裤,穿在身上之后,她对着镜子自己看了又看,觉得十分满足又把头髮扎了一个马尾型,显得轻快活泼。朱颖芳在镜子前,往返走了几步,觉得这件黄色的上衣,十分好看。但因为衣服质料薄,胸前的乳罩是黑色,有点不配合。
朱颖芳又把上衣脱下来,想要重新换一件乳罩,当她把乳罩脱下来时,那一对迷人的乳房露在外面,自己看了也觉心醉。朱颖芳有一个奇想,于是就把乳罩丢在一边,挺了挺胸部,走了两步,对着镜子一看个奶子上下晃动,非凡有动感。朱颖芳微微一笑,露出一股骄傲之色,她对于自己的美,感到很满足,穿上了这件黄色的露背装,里面也不戴乳罩,又穿上短裤,里面三角裤也不穿,套上了一双平底鞋,她又对着镜子再看了看,自得的一笑,觉得全身都有一种奇异的感觉。隔一日,周伯伯出跟朱颖芳打招呼。「小芳,你这么漂亮,身材真的很棒!为纪念青春倩影,我又喜欢玩相机,不如我为你拍几张照片?我早年是摄影师,受了许多不同的练习,其中人物摄影我也有一些心得」朱颖芳想反正都是邻居,便一口答应了。就这样一拍即合,朱颖芳主动的说下午没事,可以拍摄。下午的时候周伯为朱颖芳影照片,朱颖芳穿了一件红色的晚礼服,梳了一个配合服装的髮型。
周伯为了朱颖芳这个造型和特写镜头,就花了两捲底片,将她拍得极为动人。三日后,照片洗出来。「嗯……?」
朱颖芳小声说。「行了么!」周伯笑嘻嘻。「小芳,你好美….真的好美….」「哪里哪里,谢谢你的夸奖。」朱颖芳笑笑的说。「我真的非常感谢你。拍得我那么动人。」三日后,朱颖芳主动找周伯。「我真的非常地感谢你为拍的那些照片,我有件事情想……麻……烦……你,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帮我?」朱颖芳小声说。「什么事啊?大家都是邻居,有事大家互相帮忙,这是理所当然的啊!你就儘管说。」「你愿意再为我拍一次?」
朱颖芳红着脸小声问。周伯便笑嘻嘻答应了。朱颖芳拿起装着衣服的小包包,说她要预备换装了,于是进了浴室换装。朱颖芳穿上上述新买的嫩黄色的露背装,一条短短的热裤,穿上了这件黄色的露背装,里面也不戴乳罩,又不穿里面三角裤。周伯惊异得合不拢嘴,一直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镇静继续工作。朱颖芳不停的变换姿势,周伯花了两捲底片为朱颖芳拍摄各种角度的照片。「这可以吗?」朱颖芳脸红红的说。「倒底你是否有过模特儿的练习,摆出来的姿式,颇有专业的水準!」周伯问朱颖芳:「敢不敢拍一些比较露的照片?」「要露到什么程度?」「随便,看你敢露多少就露多少。」朱颖芳犹豫着,终于朱颖芳又拿起装着衣服的小包包,于是进了浴室换装。
过了五分钟,当朱颖芳回来时,她居然穿着一件白色连身的内衣出来穿上,朱颖芳穿上那件内衣,那件内衣整个腹部都包着,可是胸部的位置,偏偏很少布料,刚好只包过了乳头,大半个乳房都露了出来。这更明显的将朱颖芳那三十四B罩杯的乳房及红色的乳头完全地表露出来。下身穿上一条内裤,那是一条T-Back内裤,后面只有一条绳子,前面也只有一小块白色半透明三角布。朱颖芳穿上后,周伯也隐约看到朱颖芳那又黑又多的阴毛,还有几根阴毛从缝边露了出来,而后面整个屁屁都裸露着。朱颖芳那浓黑的阴毛更是明显的性感,黑色柔顺的阴毛以及明亮雪白的大腿出现这样性感的穿着,此时周伯伯的裤子已经翘得不能再翘了。朱颖芳用那件内衣腰部垂着的带子来繫着丝袜。透明柔软的薄纱、漂亮的蕾丝滚边、再加上性感搂空的设计,朱颖芳这样很性感啊!周伯的大阳具,本来已又硬又翘了,这时更是硬如铁般,而且伸得非凡长。
周伯尽力隐藏脸上的兴奋,解释朱颖芳朱颖芳要拍一些非凡的照片。朱颖芳慢慢地躺了下来,侧着身子,一支手支住头,另一只手靠在身上。周伯可以透过这件内衣,清楚地看见她红色的乳头,而且在那神秘的三角地带,周伯可以看到一点点黑色的影子,不用多说什么。周伯开始为朱颖芳作特写,朱颖芳每一次变换姿势,周伯都趁机从朱颖芳衣服的空隙偷看她的胴体,而朱颖芳却不在乎。周伯走到朱颖芳的背后,只见朱颖芳蜷曲身体,两腿夹着,姿势真是说不出的撩人。她白嫩的屁股上,紧绷着白色的绳子,绳子深深陷入股沟当中,使得阴户被挤压的微微向两边翻露,那种无意显露的春色,布满淫邪的诱惑。
周伯又由后走到朱颖芳的面前,从高空俯视朱颖芳的胸口,更可看到窄窄的白色连身内衣跟本不能将朱颖芳的乳房完全掩盖,由于朱颖芳所穿的内衣是那么紧迫的,使她胸前的一对肉球更是呼之欲出,朱颖芳的双肩扭转时,使她胸前之双乳为之颤抖不已。雪白双峰从她的松胯的上衣隐约可见,一个轻轻的耸肩,双乳又抖动一下,周伯可以很清楚看到朱颖芳的乳头明显地凸起了,胸前乳尖翘起清楚可见,那两颗微突的乳头,更是明显的无法隐藏,看得周伯的心也想跳出来。
朱颖芳的腿真的很修长啊!这里一点脂肪都没有啊!朱颖芳的乳房是那么有弹性,朱颖芳的脸蛋这么清秀,还有那诱人的朱唇。朱颖芳实在太诱人了!朱颖芳这时换了个姿势成跪姿,将头靠在左边的肩上,这是一个非常诱人的姿势!然后她又将身子趴下,一只脚略为抬起,露出她的大腿和吊袜带。这让周伯更清楚地看到胀卜卜的私处,在白色半透明丝布的紧裹下,更显得诱惑动人,朱颖芳的内裤向上拉紧使绳子深深陷入股沟当中,雪白而圆大的臀部,看得周伯更是慾火上升,只见朱颖芳雪白的大腿之上,胯下那丛又浓密又乌黑的阴毛,隐约看见几丝黑毛,周伯的鸡巴像怒蛙一样的勃起了。朱颖芳微微张开双腿,不知是故意还是巧合,只见朱颖芳雪白的大腿之上,一片乌黑,中间隐约可见一条暗红的小缝,正好对着周伯。
朱颖芳涨鼓鼓的阴户,美妙绝伦。朱颖芳的阴户又非凡丰满,阴毛又非凡多,阴户若隐若现。朱颖芳的阴户好美,别的女人阴户只是微微突出来而已,朱颖芳的竟隆突得如一座小丘,阴毛更是乌黑,又细长,又浓密得这样一大片。在周伯拍了几张照之后,朱颖芳换了个姿势躺了下来,在她变换姿势的时候,周伯看到朱颖芳的阴户一闪而过,现在朱颖芳的臀部看起来相当坚固而且浑圆,最后,朱颖芳翻过身子,用背对着周伯,然后回过头,看着摄影机,周伯一直拍着,直到底片再次用完,周伯用最快的速度换着底片,不希望因此错过任何出色镜头。当周伯换好底片时,朱颖芳又坐了回去,朱颖芳这次将腿微微弓起,用手臂抱着她的膝。
朱颖芳说来几张保存的特写,然后微微张开双腿,然后将两只手放在她阴户的两侧,周伯迅速地靠了过去,朱颖芳将T-Back内裤的一条绳子拨开,她用手将阴唇微微撑开,露出粉红色的阴户。在朱颖芳文静的外表下,竟然如此热情,周伯又紧张,又刺激,下面的大阳具翘得好高。
朱颖芳的小腹下面满是黑油油乌亮的细密的阴毛,围绕在丰腴的阴户四面,一直向下延伸到肛门的四面。朱颖芳的阴门很大,阴唇相当肥大,阴门很开。周伯忍不住吞了口水,道:「好美的身体!」朱颖芳脸上泛起一阵既骄傲又羞赧的笑脸:「谢谢周伯的讚美!这样可以了吗?」周伯回过神来:「喔!似乎…似乎还不行耶!」「那你可不可以做点比较撩人的姿势?」周伯一口气把话说了出来。
朱颖芳心情也不禁紧张起来,朱颖芳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裸体,心中却有一丝丝罪恶的快感,她知道她其实已经湿了,可是却又吞吞吐吐:「怎么样的撩人姿势啊?」周伯说:「比如说,把两脚张开点……」朱颖芳脸颊飞上红晕,但又不自觉地照着周伯的话做,把两腿尽量张大,生怕周伯拍不清楚她的阴部似的,同时还用手尽量撑开自己肥大的阴唇,露出阴户内红艳艳的世界。周伯可以清楚看到里面的那块小阴唇。朱颖芳把阴唇撑得很开,向周伯展示阴道内的秘密朱颖芳体内有许多皱摺。这时周伯靠前仔细地拍,朱颖芳全身不停地颤抖着,小穴里也流出了一些淫水,然后强自镇静的闭紧嘴唇拚命的忍耐。只有对着图片的想像,现在一切都那么的真实。周伯又用完了底片。「…不知…你…能不能帮我个忙?」朱颖芳露出了令人怜惜的害羞表情。「我想…我…我们这件事你可不可以为我保守秘密?」朱颖芳低着头说。
「咱们出来的最看重的就业一个『信』字,你放心好了!我决不会向任何人说出半个字。」朱颖芳欣慰地笑了笑:「那,我就谢谢周伯了!」「不知…我可不可以自己留下几张照片?」周伯有点难为情的说着。「嗯…可以留下几张,但是要把底片给我!」朱颖芳胀红了脸。
一天晚上,朱颖芳心想就只剩一个人孤独的度过夜晚,但这时周伯正打算出去吃个饭,刚好和朱颖芳相遇。「我要去吃饭,小芳你呢?」
「我一个人吃,不如你到我家一起吃好不好啊?」「好啊!」周伯答道。朱颖芳今天穿着一件舒适T-Shirt和一条短裙,约在膝上十公分,露出来不多白皙腿部。桌子不大,两人靠桌角边90度坐着,有时朱颖芳交叠起大腿,引得周伯忍不住会偷偷的窥视,窄身短裙更是缩上,大腿此时更是显露无遗。
周伯眼睛只一直盯着朱颖芳性感的身躯,只盼她换腿时可看见她裙底春光。朱颖芳一身诱人的妆扮,脂粉未施,笑起来甜美,吃着餐点饮料时,唇齿舌的动作都美美的。晚餐完毕,朱颖芳和周伯看着无聊的电视节目,忽然朱颖芳背痒,构不着抓不到,要求周伯帮忙。
「周伯,可不可以帮我抓抓背,我的背忽然十分痒?」朱颖芳尴尬的说。周伯带着淫蕩的笑脸一口答应了。周伯在朱颖芳背上轻轻的抓,柔柔的搔,朱颖芳身体往前倾,把头和手枕到椅背上,周伯在朱颖芳的正后方,胀硬的大屌距离她的浑圆屁股只约一寸而已。「高一点、稍微用力一点抓!」周伯一倾身往上抓,胀硬的阳具正好轻轻的顶住朱颖芳的屁股,好几分钟朱颖芳一动也不动的任周伯抓痒。周伯接着说:「小芳脸上有着些许的倦容,我帮你按摩消除疲惫,让你放鬆舒缓一下好吗?」「今天我整天整理打扫家里,累坏了。」朱颖芳笑着答应了,于是周伯和朱颖芳一同走进朱颖芳的卧室。
「小芳不如你趴在床上?」朱颖芳不自觉地照着周伯的话做,然后周伯跨坐在朱颖芳的屁股上,当周伯接触到朱颖芳那浑圆且甚具弹性的翘臀时,小弟弟当场翘的半天高,周伯暗自剋製心中的慾火为朱颖芳按摩。「让我来吧,小芳。」周伯边说边温柔地握住朱颖芳的脚。周伯轻轻地揉搓朱颖芳的脚趾,接着是足弓。周伯抬头注重到朱颖芳将头往后靠在沙发上,合上了眼睛。周伯继续给朱颖芳揉脚,不过已经往上移到了小腿,稍稍加重了点力量,专心地揉朱颖芳坚固光滑的小腿。周伯听到了朱颖芳发出的呻吟,朱颖芳一定觉得周伯这样做令她很舒适。
「嗯..嗯…嗯…真舒适….你的手艺..真…不..赖….嗯..舒..服….嗯…」朱颖芳轻声地呓语。周伯转向朱颖芳的另一只脚,但周伯的眼神却徘徊在朱颖芳修长的大腿上。周伯注重到朱颖芳的裙子上撩,隐隐露出内裤掩盖着的大腿根部。周伯发现朱颖芳没有穿裤袜,只是穿着薄薄的几乎透明的白色内裤。
透过这层薄薄的内裤,周伯可以清楚地看到阴毛的轮廓。一股热流忽然从丹田升起,冲击着周伯的下体,使之迅速膨胀、勃起。周伯的兴奋加上朱颖芳的近在咫尺,使周伯一下子大胆起来,周伯决定试试看朱颖芳能容忍多少。周伯一边希望朱颖芳不要注重,手一边顺着朱颖芳光滑、坚固的小腿向上移。周伯揉搓着朱颖芳的右小腿的肌肉,使之鬆弛下来,然后非常慢非常慢地向上移动他的手。当周伯的手抚到朱颖芳的膝盖时,也许是无意识地,朱颖芳的腿稍稍地分开了些,使周伯可以更自由地抚摩朱颖芳的大腿。周伯慢慢地按抚摩朱颖芳的大腿,周伯还可以更轻易地看到朱颖芳的阴部。接着周伯坐到床边紧挨着朱颖芳的身体坐下来,然后伸出因为过度兴奋而颤抖不已的双手,隔着T-Shirt由双肩开始抓起,虽然隔着衣服,仍然可以感受到朱颖芳的肌肤柔软,暖和,富有弹性。
这当然是因为她年轻且勤于运动的关係……周伯按摩了一会儿,抓着抓着手开始往肩膀以下移动,在周伯按摩的时候朱颖芳把偏向一边贴着床铺的脸颊,不断的往左右变动。「嗯……嗯……舒…..服…..嗯……真舒适…嗯……」轻声呻吟着。「小芳,把衣服脱掉按摩会比较舒适。」「..嗯……嗯….可以…嗯……嗯…」朱颖芳脸红红的说。朱颖芳还是不好意思,脸红红的,她犹豫了一下,就逕自抬起上身脱下了T-Shirt。
朱颖芳的身段很好,T-Shirt之下已经隐约可见;脱了衬衣,从背后看去,她的胸罩带子也勒得她背上微微有点紧。「不如让我把这个文胸脱下来,会比较舒适和方便按摩,好吗,希望你不要介意。」周伯眼睛透露出一些的淫意。朱颖芳尴尬的说:「不会,不会。」
朱颖芳不好意思的扭动身体好让周伯脱的方便些,当胸罩脱去后朱颖芳全身上下只剩一条短裙,完美无瑕的胴体也就展现在周伯的眼前。周伯的老二又暴涨的几乎要破裂……朱颖芳的背部非常平滑,由于定期运动与保养得宜,她的肌肤显得充实,红润,富有弹性,周伯抓着她的背部一点一点的按摩,抵达肩膀,又一点一点的往下。朱颖芳的嘴里依然不停地「嗯……嗯……舒…..服…..嗯……嗯……」轻声呻吟着。
当周伯按摩到边际时朱颖芳自然的抬起手臂,朱颖芳嘱咐周伯继续往下按摩,周伯照着朱颖芳的话一步一步的往下揉捏,然后就揉到她的乳房边际。周伯强忍着慾火替朱颖芳再按摩了一会儿便试着对她说:「小芳,该按摩前面了。」朱颖芳听到这句话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但还是配合的转过身来让周伯按摩。或许是害羞吧?朱颖芳把眼睛闭起来,而当周伯看到朱颖芳正面的裸体时,周伯只觉得脑中一片晕眩。朱颖芳的双乳几乎奔跳而出,两颗雪白粉嫩、浑圆坚挺的乳房挤成了一道紧密的乳沟,傲人的耸立着。当朱颖芳两颗浑圆的乳球从上衣中蹦出来的那一刻,周伯忍不住讚道:「你的身材真的很棒!」「嗯……是么?」朱颖芳小声说。啊!那真是天地间最美的身体了,雪白高耸的乳房、红色的乳晕、小巧的乳头以及光滑平坦的小腹,朱颖芳的乳头凸起了,更是明显的无法隐藏,看得周伯的心也想跳出来。周伯再次跨坐在朱颖芳的身上,这次周伯的小弟弟正好对着朱颖芳的小穴,虽然隔着一条短裙,但周伯仍感到朱颖芳的小穴有一种奇异的吸力让小弟弟不住的抖动,而朱颖芳似也发现周伯的异状脸红了起来,但并没有责怪周伯的意思。周伯用两手搓揉着朱颖芳雪白的乳房,并用拇指和食指揉捻她的乳头,朱颖芳似乎受不了这样的刺激身体像水蛇般的扭着,腰部更是不断的上下挺动,她的短裙也因而不停磨擦周伯的小弟弟。
朱颖芳哪里受得了他这样的挑逗,双乳马上勃硬,浑身的毛孔也鬆了!「嗯……嗯……嗯……嗯……」朱颖芳的嘴里轻声呻吟着。周伯又用手指搓了搓朱颖芳的奶头,朱颖芳害羞地看了陈伯一眼,想说又没说什么,周伯上前用手掌抚摩朱颖芳的整个乳房,周伯感觉到朱颖芳的乳房软中带硬,那种男人摸到女人饱满的乳房的感觉,真的很难说得清楚。
接着周伯以姆指和食指轻轻地搓着朱颖芳的奶头,朱颖芳把眼睛闭起来,不禁头晕目眩,不知该抗拒这色狼的骚扰;还是配合他的挑逗卖弄风骚,挺着胸部让他摸。周伯用力抓住朱颖芳的乳峰,开始技巧性地爱抚她的乳房,有时粗暴地搓揉乳峰,让朱颖芳幻想被色狼强暴的罪恶感,有时轻抠朱颖芳因亢奋而硬起的乳头,也让朱颖芳享受被牛郎熟练技巧挑逗的舒爽。朱颖芳忽然哼了起来,周伯注视着朱颖芳的眼睛,朱颖芳也看着周伯。周伯轻声的说:「舒适吗?」朱颖芳点点头,闭起了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醉在异性爱抚的快感中。
周伯一边抚摩朱颖芳的整个乳房,一边低头窥视,很清楚的瞧见裸露的乳房悬在那儿,每次周伯坚硬的阳具摩擦一下朱颖芳的短裙,乳房就跟着晃动一下,朱颖芳用力向后挺顶,慢慢地转动着屁股。这样一来不仅看见乳房的摇摆,并且看到坚挺的乳头。周伯再也无法控製,浓浓的精液一阵一阵的洩在裤子里!大概有五分钟,周伯放开了朱颖芳的乳房,两手都移到了朱颖芳的大腿之间并开始轻轻地抚摩大腿的内侧。周伯渐渐地轻柔的移动双手去抚摩阴户的四面,并且很小心的不去碰到朱颖芳的阴唇。周伯抬起头,看到朱颖芳被抚弄腿内侧时,双手紧紧的抓住床沿且不断扭转,眼睛紧紧的闭蹙着,嘴微微地张开着;但可以感觉到当周伯的手向朱颖芳的阴部挺进时,朱颖芳开始不安地蠕动起来。
朱颖芳忍不住喉际发出稍微的呻吟声:「啊~~~嗯~~~。」周伯大着胆子摩擦朱颖芳内裤的外侧,出人意料地,朱颖芳居然没有张开眼睛。
于是周伯决定更进一步,周伯隔着内裤摩擦着朱颖芳的整个阴部,感觉到了她的阴唇的所在。当周伯加速摩擦时,朱颖芳的呼吸开始加快,身体忍不住颤抖,周伯发抖的手摸着妈妈阴户,摸到了,入手竟然满握,只可惜隔看一层三角裤。于是周伯的手,小心翼翼地伸进三角裤内。朱颖芳小腹以下那撮乌亮而幼嫩芳草,白中透红,涨卜卜红中透艳的阴户,美妙绝伦,周伯亦急不及待,只以手轻拨芳草,一摸阴户,竟然布满津露……
周伯的大阳具又再勃起,这时更是硬如铁般,而且伸得非凡长。于是周伯把阳具伸出内裤外面兴奋套弄,右手握住,卖力地上下套动起来,打一枪,然后把另一手用力抓住抚摩朱颖芳那三十四B罩杯的乳房。这时,朱颖芳忽然睁开了眼睛,连忙合上大腿。周伯尴尬地别过身去,朱颖芳也顾不得内裤的淫水,赶紧穿起自己的内衣跟服装,试图掩饰羞红的脸。好一会儿,俩人都没有说话,时间似乎停止了一般,气氛十分古怪。这种沉默真让人无法忍受,周伯硬着头皮向朱颖芳道歉。「我对刚才发生的事十分后悔。我这禽兽不如的家伙,我真是一个下流的、无可救药的坏蛋,我决心绝不答应像刚才那样的事再发生。」周伯心想,今天可爽到了,只是裤中硬挺的大鸡巴不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