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娇小女友被一群工人操

娇小女友被一群工人操

时间:2018-06-11 我的女友绝对不是什么绝色美女走在路上也少有人会特意瞄她,只因她思想单纯、个性活泼,因此人缘很好。她在打扮上几乎不会多加着墨,时常一件休闲上衣、短裤,或者简单的休闲衬衫加上牛仔裤就出门。
这次去海边玩,也是我好说歹说,让她穿了件比较有海洋风味的白色连身短裙,至少像是夏天的感觉。但
见她一头长黑髮,身材瘦瘦小小,胸部也不算突出,唯一可以称讚的好像也只有没有什么赘肉的浑圆屁股了吧。
我们尽兴的玩了三天,终于疲惫的回到家乡。这三天虽然我们同床共枕,却没有发生比接吻更进一步的事,我每一次的进一步都被女友挡了下来,因为她认为时机未到,她也还没準备好。我不想让她生气,也不想破坏这次旅行的气氛,因此都忍了下来。
今天正好车站在施工,又是平日,因此整个站内没什么人。几个施工的工人们只穿着工作短裤在旁工作,黝黑的上半身流满了汗,横竖着肥肉或是肌肉。
旅行了三天,我和女友的感情正在高峰期,我见四周除了几个施工的工人没别的人,坐在候车位上直接右手一搂,将女友搂进怀里热吻一番。
女友似乎也因为旁边没有人的关係,原本放在腿上的双手也举起来抓着我胸前的衣服不放,穿着海滩拖鞋的双脚微微打直。我隐约看见那几个施工的工人似乎正偷偷往这里看,窃窃私语。
我们亲吻了大约一分钟,女友的班车终于来了,我们才依依不捨分开。我深深觉得,她不让我上本垒,不是不够爱我,只是真的还没準备好而已。
我替她将行李拿到通行栅门前,目送她走进地下道通往另一个月台。随后我轻轻哼着歌,轻快的转身离去,準备回家。
我绕过半个火车站,看见给工人休息的小铁皮屋,外面坐了两、三个正在抽菸或剔牙齿的工人,同样赤裸的壮硕上半身闪着汗的光泽。
我看着他们,他们也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似乎是工作的很累了。忽然间,像是有人从里面呼叫他们进去屋子里,他们便摇摇晃晃的走进铁皮屋里了。
我耸耸肩,继续向前走,遶行了铁皮屋,来到它的后门。虽然这铁皮屋只是临时搭架建的,但说起来空间也颇充裕,让十几个工人在里头休息也不会觉得拥挤。后门没有关好,我听见里头传出大大小小的吵闹声,却很像是欢呼或者叫嚣。
这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刚好今天的心情很好,也不顾身上还揹着一大包行李,便挨近门缝偷偷查看。
竟然看见了我的女友!
不会错的,我的女友身穿白色细肩带连身短裙,脚上穿着我们去海边时买的白色沙滩拖鞋,右脚踝上繫了条和我的一模一样的红色冲浪绳。这不是我女友,会是谁!
我的行李砰通掉到地上,但里面的人正在兴奋的对话所以根本没注意到。
我女友被大约十来个工人围着,双手紧扣,无助的环视着每个人的脸。工人们各个不怀好意,我注意到他们下身裤头已高高突起。
「我刚刚看妳跟男朋友亲很火热喔!」一个工人语带轻挑的说。
「皮肤很白喔,真是可爱!」另一人说。
我女友微微后退,却发现后面也都是人。
一个眨眼间,有人抓住了女友的头髮,把她压跪到地上。此时所有的工人像是有默契一般,全都掏出火烫充血的阴茎,拼命撮弄爱抚着。我甚至注意到其中几个人有入珠。
我紧握拳头,却发现自己竟也微微勃起,不,应该说是强烈充血。看着那个再三阻止我上垒的清纯处女女友,竟然被一群如狼似虎的工人团团围住,我不禁稍为兴奋起来。
此时我丝毫没注意到背后有人悄悄接近我,用粗壮的右手从脖子将我勒住,并且从左手拿出亮晃晃的瑞士刀,那人工作一整天的汗水恶臭味扑鼻而来。他笑着向我比了个安静的手势。我怒气沖天,他居然真的用刀尖抵住我的脸颊,让我动弹不得。
此时,屋内已经开始动作。刚刚抓住我女友头髮的人,已经蹲下来跟女友蛇吻,女友紧闭双眼,眼中含着眼泪,双手却被逼着帮另外几个人轮流手淫。
「像在亲妳男朋友那样伸出舌头!我就是妳男朋友!」那人命令,并捏着女友的脸颊逼迫她张开嘴巴。
「手好小好白,真舒服阿!」
「套弄快一点!」某个人撑着腰低头命令,女友不得不加快来回撮弄的速度。
「现在给我蹲着!」和她亲吻的人此时又命令,从女友嘴里拉出一条细长的口水银丝。
女友双眼含着泪水,从跪姿慢慢改成蹲姿,连身短裙裙襬向后滑动,露出一点点内裤。从我这个角度看,她的门户大开,正好对着后门。
为了旅行方便,加上个性讲求简单,女友穿着便宜的免洗内裤,内裤上头被我用签字笔写着「我爱芷郁」,还标明了日期,是我跟她开的小玩笑,想不到今天被这些工人看光了。
「我爱芷郁?哈哈哈,是妳男朋友写的吗?他干过妳了啊?」工人掀起她的裙襬,指着内裤哈哈大笑。
「芷郁!真是好名字!听起来就想狂操!不过被开苞了真是可惜。」
「看她穿的这么骚,没被开过才奇怪咧。」
生性单纯的女友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双眼含泪的蹲着,双手竟然还乖乖的快速抽动替那些工人手淫着。
此时,工人想要把手伸进女友的内裤里,女友终于放开那两根肉棒,抓着那工人的手,拼命哭着摇头。
一个有刺青的人从后面抓住女友的头髮,大力摇晃。
「都被开过苞了,还装什么矜持!骚货!妳穿成这样就是想给人干!」
「我…我没有…」女友首度开口,却阻止不了一切发生,那人的粗大手掌已经探进女友的内裤里。
那人忽然双眼一睁,大喊出声。
「喂!这小妞是白虎啊!」工人大声说,一把将女友的免洗内裤撕破。
门外被人挟持的我看得也呆掉了,我可以感觉后面挟持我的人阳巨也兴奋不已的顶着我的后背。
芷郁裙子下的阴户洁白无瑕,没有半根阴毛!
「原来妳是无毛穴!」工人淫猥的看着女友说。
「不…不是!是为了去海边…剃的…」女友越说越小声,除了泪水之外现在脸上多了红晕。
「少废话!妳男朋友真是有福啊!交了这样一个骚货,哈哈哈!」说完,大家也都笑了起来。
事实上,单纯善良的女友怎么会想要把毛剃光呢?也是我跟她说过修毛对于体味或者泳衣,都有影响,想不到,她竟然把它们全剃光了!连我都不知道她是个无毛女孩!
这个时候,开始有人抓着她的头去口交,可是她根本不会。
「来帮我吹吹喇叭吧,小淫妞!」工人说。
女友双眼流出泊泊眼泪,嫌恶的握住一根肉棒,竟然用力的对着它吹气。
这个举动简直让在场的色魔们笑翻了,这一笑,不知道是让女友更加羞辱,还是摸不着头绪。
「妳男朋友干过妳这么多次,没叫妳口交过?」其中一人边笑边问。
「用吸的,用力吸!」
「对,不要用牙齿,含着它,就像在含棒棒糖跟冰棒一样!」
「抱歉啊,我的小弟很臭,妳来帮他舔舔吧!」
「用舌头再龟头上打转,妳知道龟头吧?对了,就是这样…小贱货…」
「头慢慢前后摆动…对了…对了…一学就会,果真骚啊…」
女友蹲在地上,左手被人捉着打手枪,右手也被拉去抚摸睪丸,一头黑色长髮慢慢晃动,嘴巴则是含着某根阴茎来回套弄。
此时刚刚那工人也把粗大的手掌伸向女友无毛乾净的下体,在她那其实根本完好如初的处女嫩穴外撮弄。
「还这么紧…该不会其实妳还是处女吧?」那人抬头问。
「回答!」有人甩了她一巴掌,逼得女友把正含着的阴茎吐了出来。
女友屈辱的、慢慢的点了点头,双眼又流出斗大泪珠,这使得十来个工人们又是一阵淫秽的欢呼。
「看来我们真的是赚到啦!」
「想不到这种骚货竟然还会是处女!每次在路上看到这种的就好想操干啊!」
「真是赚到!」
「抱歉啦!芷郁妹妹的男朋友!哈哈哈!」
女友羞辱的想哭,却又被压回去继续帮另一个人口交,眼泪从泛红的双颊流下,嘴巴和身体却不能休息。
那工人已经将手指伸了进去,似乎对着无毛嫩穴又抠又弄,女友弯曲的双膝微微颤抖。
「真紧,看来真的是处女。不过里面已经溼透啦,心里面八成很想被干呢!」那人加快手指头在女友丝毫不能防备的小穴里的速度。
「是不是想被干?快说!」
「啊啊…啊…没有啊…很痛啊…」女友紧紧抓着两根肉棒当做支撑物,已经忘了口交,张大嘴巴呻吟着,现在双脚已经开始想往内夹,却又想大力的呈M字形张开,正微微的开开阖阖。
不知道哪里来的双手,乾脆直接把女友的妆腿撑开,呈现M字形状。正在抠弄的手指,也由一支食指变成
食指和中指一起在阴道里摩擦,女友想把腿合起来却被人用力扳开。
「别忘了口交啊!骚屄!」又有人压着她的头进口交。此时女友似乎已经要受不了了,原本平直的脚板已渐渐垫起脚尖,屁股一紧,几乎所有力气都集中在下半身,而撮弄小穴的人也毫不客气的掰开两片阴唇,恣意且快速的用手指强姦着我的女友。
「唔唔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女友紧皱眉头不断呻吟,眼泪被硬挤了出来,可是工人们根本不让她有喘息机会,一边逼迫她口交,一边还把手伸进女友宽鬆的连身短裙把玩她的小胸部和乳头。
而女友被大力分开到极限的双腿,已经摇晃颤抖的非常厉害,脚尖用力垫起,脚拇指和食指用力夹紧人字拖中间的柱干,使得脚后跟悬空起来,大小腿也用力似的紧绷。
「这小妞的穴穴夹紧了呢,很舒服吧?」
女友的浏海散到眼前遮住了眼睛,泪水和汗水以及红晕充满了脸庞,有人压着她的头持续让她含着一根特
别粗肥的肉棒,她双手紧紧握住两旁的肉棒当做支撑,身体充满了流汗的光泽,摇摇晃晃着。负责撮弄小穴的人一手绕到女友背后扶助女友的腰,一手加速到最快,手臂上壮硕的肌肉暴凸出来。
「用舌头,一边吸着,用力吸!」让女友口交的工人按着她的头前后套动。
「嗯嗯嗯嗯…啊阿阿…啊!」女友下巴一缩,脚尖垫到最高点,小穴一紧,一股淡黄色的尿液从光滑的小穴中激射而出,淋满了那工人的手。
「哈哈哈!我以为她会潮吹!」
「原来是尿尿!妳忍很久了吧!哈哈哈!」
女友下半身仍用力颤抖着,而此时被口交的那人忽然拔出他那特别粗肥的肉棒,用一手紧紧握住它。
「啊啊!不小心射了!」那人大吼着,手里的粗肥阴茎一个大力抖动,射出一大沱又白又浓的精液,喷在我女友脸上,而且竟然不只喷了一次,而是连续喷了五、六下,每一下都是又浓又稠。
「刚刚她尿出来,竟然也用深喉咙把我含到射出来了!」那人甩着阳具把剩下的精液甩到女友脸上。
他射出的精液量简直让人无法相信,女友像是被一整碗酱糊直接砸到脸上,一些精液沿着她的脸滴下来。
「你也射太多了吧!哈哈哈!」
「没办法,整整半个月都在工作,存了这么多!」
女友被射的几乎无法睁开眼睛,双脚一软,跌坐到自己的尿液里,连连喘气。有人从后面一拉,女友的连身裙就被脱掉了。女友小小的胸部外罩着无带胸罩,也是被工人们一拉就掉下来。此时的女友,除了拖鞋外,已经一丝不挂的呈现在这十几个工人面前。
「好了好了!大家都忍不住了!快点开始吧!」所有工人纷纷脱下碍事的裤子,露出长短不一的阳具,等着上我女友。
「我们可是有好几天没爽过了!」第一个人挺着肉棒,抓着女友的脚踝直接插进湿渌渌的无毛小穴,虽然还很紧,不过似乎毫不费力。
「对啊!说不定每个人射出来都像刚刚那家伙一样多呢!」有工人把女友的头扶起,好让她看着自己被强姦。
「说不定喔!而且我们每个都要射在妳那个…」
「无毛的白虎骚屄里~哈哈哈!」
「说不定会怀孕喔!」
听到这句话,女友忍不住又要哭了起来,不过似乎已经没有多余力气,只好小声啜泣。
「哭啦?是因为太舒服吗?」这些工人根本不怜香惜玉,粗暴的对着我女友的嫩穴抽插。
「放心吧,我们每个人都不会只干一次的!」一个人射在女友的小胸部上说。
「你看她胸部好小,根本没发育完!哈哈哈哈!」
「越看越像在干小女孩,真是爽啊!我要射啰!芷郁妹妹!」第一个人撑起身子,屁股一用力把全部的浓精都射在女友的处女阴道里。
第二个人迫不及待地补而上,这个人满身肥肉,阴茎里入了珠。
「真的很像小女孩,让我想起隔壁邻居的女儿!操死妳,小贱屄!」那人掰开女友闪烁着水光的无毛嫩穴,将入珠阳具直直的挺进。女友的处女小穴根本受不了这种入珠的肉棒,睁大眼睛,双手伸直紧紧抓住肥胖工人的手臂。
「无毛小骚屄,抓紧一点!」那胖男把女友双腿架在肩膀上,阴茎大力的开始抽插。他每次的抽插都是一股作气,插到底再往后退到只剩龟头在阴道里面,入珠不停的摩擦着窄小的肉壁。
「唔唔唔…」女友表情扭曲的接受他无情的抽动,已经够粗大的肉棒再加上入珠刮弄着她未经人世的嫩穴,令得她脚趾弯曲,反咬着的嘴唇泛白。
他们全都直接射在我女友的处女子宫里,毫不留情。
女友被玩弄到后来几乎连呻吟声都只是一长串的呼号,起出些微泛水的无毛嫩穴,到后来也开始被插的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那些巨大的肉棒一根接着一根腮近我女友芷郁的小腔室里,睪丸无情的趴趴趴拍打着女友浑圆白皙的小屁股,一股又一股浓精涌入女友的嫩穴里。
一个工人抱起女友的屁股,对着后门,打开她的双腿,站着从背后用劳动者才有的好腰力抽插着她已经被插的粉嫩红肿的小穴。女友双手往后环抱着那名壮硕工人的脖子,脚板用力的扳平并夹紧拖鞋,下体呈现完美的M字,脸上的泪水已经乾了,只剩汗以及红晕。
「我看妳的小穴已经被射得黏糊糊的了,换个洞好了!」那工人说,一拔出肉棍,女友白皙光滑的穴口马上流出白浊的液体。
原本已经快要神智不清的女友,听见这句话马上瞪大眼睛看着工人。
工人让女友四肢着地跪在地上,湿黏的阴茎直接突袭女友那被淫水跟精液沾溼的屁眼。
「等一下…等一下…啊…」另一人不让她说话,把刚刚才射完精却又马上朝气蓬勃的肉棒捅进女友嘴里。
「等一下换妳坐在我们身上,自己扭腰,知不知道?小淫娃?」被口交那人抓着我女友的头说。
我那活泼善良、个性单纯的女友芷郁,现在已经变成铁皮屋内满身精液、那群满是汗味工人口中的小贱货了。
昨天晚上她说等她嫁给我的时候就会拥有她的第一次,结果现在她连屁眼都被人操干着。我一边勃起着,一边忍不住流眼泪,我背后那个人很狠揍了我两拳,把我丢在地上,进入屋内加入他们的轮姦盛宴。
我从草丛中望进去,只见女友双手扶着膝盖,蹲坐在某个工人肚子上,满脸红晕的让肉棒在自己被射的满满的无毛小穴,或者红肿湿黏的屁洞里抽插。我看着她右脚踝上繫着的红色冲浪绳,那是第一天到海边的时候买的定情物,可是此时它的主人却被迫自己扭着腰被干。
我思考的同时,他们又换了姿势,紧抓着我女友的屁股从后面又是噗滋又是啪啪啪的干着…
慢慢的,太阳下山了,我躺在地上不想起来,也不敢起来。大概已经过了四或五个小时。
最后我还是鼓起勇气站起身来,从后门缝隙看进去。工人们都走了,只留下躺在地上晕过去的女友。
我走进屋内,屋内满是汗臭味和精液的腥臭味。
芷郁显然是躺在地上晕过去了。她的刘海和髮丝黏在冒了许多汗的脸上,满脸剧烈运动后的红晕开始消退,全身都是精液,双腿弯曲立了起来,子宫和屁眼不知道被射了多少发,汗湿之后更显光滑的无毛嫩穴还在流出液体,和阖不起来的屁洞所流出的液体汇集,两个穴同样红肿发红,小腹微微隆起,看见整个肚子装满了精液。
这个对我说时机未到所以不能让我上垒的女孩,刚被一群粗壮工人轮姦过不下二十次。我最喜欢亲吻的嘴巴微微颤抖,下巴上都是工人浓稠的白液。
我脱下裤子,掏出充血已久的肉棒,毫不费力的插进她那湿润黏糊的无毛肉穴,被那么多人抽插过已经有些鬆动,不过那粉嫩的肉壁还在微微收缩,我可以感觉到里面充满了别人的精子和我女友自己的淫水。
我拨开女友汗湿的浏海,开始挺动下身。